<th id="1xlr5"><noframes id="1xlr5">
<span id="1xlr5"><video id="1xlr5"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1xlr5"><noframes id="1xlr5"><th id="1xlr5"></th>
<span id="1xlr5"></span>
<progress id="1xlr5"><noframes id="1xlr5"><span id="1xlr5"></span>
<th id="1xlr5"></th>
<th id="1xlr5"></th>
<th id="1xlr5"></th>

垃圾食品和香煙包圍校園

隨著各地中小學校陸續開學,沉寂了一個假期的校園再次熱鬧起來。連帶著學校周邊的路邊攤、小餐館、小超市等也再次火爆起來,每天放學都有不少學生光顧,小零食、飲料,甚至香煙,銷量不斷上漲,健康隱患著實令人擔憂。在國外,學校周邊的健康隱患同樣是一個令人頭疼的難題。

垃圾食品和香煙包圍校園

近日,《生命時報》記者走訪北京市多家中小學校后發現,學校周邊飲食衛生狀況令人堪憂。9月5日下午,記者來到古城第二小學。正值放學,一個麻辣串攤位前圍了十多個小學生。記者看到,滿是污垢的露天鐵皮車上,麻辣串在渾濁的湯料內燙煮,調料罐布滿灰塵,醬刷子、雞腿、香腸等食材隨意亂放,不時有蒼蠅飛過。老板從一個臟兮兮的桶里舀出水,澆在涮鍋內,隨手接過學生遞來的錢,接著就煮面、打包……學校北門外一百多米距離內,都被涼皮、涼面、手抓餅、麻辣燙等小吃攤點 “霸占”。距北門不足20米處,竟然還有一家香煙專賣店,兼售各種兒童零食,學生去的也不少。

類似情況也發生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某中學。據該校學生王玲(化名)透露,經常有男生去這類小賣部買煙,偷偷地在廁所或學校角落里抽,一些文具店也會在收銀臺位置賣電子煙。記者查看包裝發現,這些電子煙并沒有具體生產廠家和地址,其主要成分也無標注。

一些農村和偏遠地區學校周邊狀況更令人揪心。湖南省長沙縣二中旁邊,除了炒粉店、臭豆腐等街邊攤,店里賣得最好的就是辣條、薯條、香煙。土豆片、可樂等,很多孩子甚至買來當“飯”吃。

日本、德國、美國雖明令禁止設路邊攤,但中小學校內外的自動售賣機和便利店,銷售的卻多為披薩、漢堡、薯片、巧克力、烤腸、飲料等垃圾食品。記者在日本大阪府門真市的兩家小學和一所中學周邊看到,學生放學后三五成群地奔向披薩店、冰激淋店、零食店。

在韓國,紫菜包飯、煮魚餅、炒年糕被稱為“三大國民零食”,各大中小學校周邊這類小吃店鱗次櫛比,生意都很不錯。德國學校周邊快餐店廚房則衛生狀況堪憂,有媒體甚至曝光一些肉已經冷凍5年以上。而美國學校不少食堂提供的午餐都是速食品。

面對如此糟糕的校園周邊環境,各國人們表達了不滿。在一個知名網絡問政平臺上,一位母親憤慨地留言:“許多無良商家竟昧著良心賣香煙,只顧賺黑錢,害這些單純、不懂社會險惡的孩子。學校、地方政府均視而不見,家長無可奈何!” 韓國媒體報道,2014年,韓國人食品安全體感度為74.4%,但學校周邊小吃店食品安全體感度僅為48.7%,多數人認為學校周邊食品“不安全”、“不放心”。

學校周邊成監管盲區

學校周邊問題看似是小事,卻事關青少年健康成長。韓國《文化日報》稱,學校周邊商販賣的小吃之所以受到孩子們青睞,“秘訣”在于夠甜、夠咸,大量使用糖和鹽來刺激和提高口感,可卻容易導致肥胖等諸多健康問題。韓國調查顯示,中小學生“每周至少吃一次學校周邊小吃”的比例超過六成。

《中國居民營養與慢性病狀況報告(2015)》顯示,6~17歲兒童青少年超重率為9.6%,肥胖率為6.4%,比2002年上升了5.1和4.3個百分點,且農村肥胖青少年增長幅度高于城市。2014年中國青少年煙草調查報告顯示,13歲以前嘗試煙草的比例高達82.3%,初中生吸煙率呈上升趨勢。

“青少年的健康成長關乎民族未來,無論是垃圾食品導致的肥胖還是吸煙問題,都會加重我國未來的醫療負擔?!北本┦屑部刂行膶W校衛生所副所長郭欣認為,學校周邊存在的問題,不僅暴露了公眾營養健康知識缺失,更折射出以下問題。

法律存空白。中國營養學會常務副理事長翟鳳英表示:“二十年里,我們一直在呼吁建立營養法,但國家卻一直沒有重視營養健康問題?!彼龔娬{,在路邊攤、小賣部等問題的治理上,國家缺乏統一的營養法規,也沒有法律明確表示,學校200米之內不能設立小吃店,致使學校周邊食品問題總是層出不窮。而在煙草方面,郭欣表示,法律上沒有明確規定具體的懲罰措施,往往導致最后不了了之。

監管無力度。郭欣介紹,在控煙領域,雖然《北京市控制吸煙條例》明確規定,禁止在幼兒園、中小學校、少年宮及其周邊100米內銷售煙草制品。但各執法部門之間缺乏合作與分工,互相推諉,使得各煙草銷售點無人監管,也無人追責?!?015年北京市中小學校周邊售煙點調查報告》顯示,398所中小學校校園周邊100米范圍內存在煙草銷售,占調查學??倲档?5.4%。

學校缺隊伍。1947年,日本就頒布了《營養師法》,已在300個專業院校培養了85萬營養師,醫院、學校、企業、幼兒園等都設專門崗位。然而,我國營養師并沒有學有所用,學校不僅缺乏營養師宣講健康飲食知識,也缺乏衛生老師來督促學生養成科學飲食習慣。致使一些學生認為學校食堂沒有外面的好吃。家長們也無奈,只能給零花錢讓他們自己買。

家長慣孩子。翟鳳英提到,由于寵溺孩子,很多家長會忽略孩子的壞習慣。實際上,青少年是養成健康習慣的關鍵期,從小食用這些“高油、高鹽、高糖”的食物,很容易養成重口味的習慣,增加成年后患慢性病的風險。郭欣強調,青少年吸煙的危害更為嚴重?!拔覀儽仨毑扇⌒袆?,阻止中國青少年吸煙。以免他們今后變成煙草死亡統計中的一個數字?!?/p>

各方齊力管好校外200米

翟鳳英呼吁,國家應該要重視孩子的健康問題,從根治路邊的小吃開始,嚴格制定相應的法規明確規定,在學校200米內不得設立小吃店、路邊攤。教育部門需要嚴格執行這些法規,聯合相關部門定期清理不合規校園周邊場所。此外,還要培養一批專業化的營養工作隊伍或為衛生教師培訓營養知識,讓他們深入學校,不僅給學生宣傳健康營養知識,更要督促他們抵制不健康食品。

讓兒童遠離煙草傷害方面,郭欣認為,除了加大對煙草的執法力度之外,更為重要的是創建“無煙校園”的社會環境。學校在進行煙草危害宣講的同時,也要禁止學校工作人員吸煙。對于禁止向未成年人售煙的規定,更應在執行中嚴格標準。

社會各界也應當營造健康校園的氛圍,加強對校園周邊的監管,及時舉報和取締問題攤點。家長也要控制青少年手中可支配的金錢,幫助他們樹立正確的消費觀和健康觀,從小培養健康習慣,教會孩子基本的飲食健康知識。

面對嚴峻的校園周邊問題,各國想方設法著力解決。其中,日本和韓國的經驗值得借鑒。在日本,每個學校都要配備保健老師,保健老師以一周一次的頻率給學生們教授科學飲食知識,告訴學生們快餐食品對身體的危害。因為漢堡、薯條等快餐食品高熱量、高脂肪且口味偏甜,很容易讓低齡的孩子迷上并上癮,因此,保健老師會教低齡學生怎樣控制對快餐等食物的向往。

保健老師還會根據不同年齡段孩子的營養需要等,擬定一份健康菜單供家長們參考,學生家長會依據保健老師的指導,盡量做出讓孩子喜歡又營養的飯菜,從而減少孩子對快餐的渴望。而在日本成人社會,肥胖會受到工作單位的處罰,甚至是辭退。因此,成人對孩子的飲食體重控制具有較高的認識。通過這樣的方法,日本社會整體對快餐的攝入比較有節制。

學校周邊食品安全問題也已引起韓國各界高度關注。韓國食品藥品安全處于2014年將學校周邊半徑200米內的區域指定為“食品安全保護區”。每個保護區內配備全職管理人員,定期針對“專做學生生意”的店家進行相關指導和培訓,并監督店內衛生安全情況。同時,對“食品安全保護區”內不制作、不銷售“高熱量、低營養、高咖啡因”食品的店家進行獎勵,不僅將其指定為優秀商家,還提供財政補貼用于他們維修和改造店內設施和設備。

美國規定的更為詳細,限定中小學只能售出水果、乳制品、全谷物食品、瘦蛋白產品和蔬菜,零食類食物熱量不能超過200卡路里,主食量的熱量不能超過350卡路里。任何在校園出售的食物,糖和脂肪的含量不得超過35%,也不得含有反式脂肪。小學只能售賣八盎司容量的飲料。禁止向18歲以下青少年出售電子香煙、雪茄、水煙和斗煙產品。禁止向21歲以下的青少年售賣酒,包括含酒精的飲料,和購買煙草一樣,在購買酒的時候也必須出示有效證件核實真實年齡。

目前,德國也正在討論相關的規定,一些地方已開始實施 “紅綠燈系統”,餐館、食品店、生產商、食堂,以及超市和集市上的食品攤位等,按食品的健康質量及衛生狀況,分別授予綠色、黃色和紅色標志。學校方面也積極改進午餐質量和標準,爭取吸引學生在校內就餐,以減少校外就餐的情況。


-
人妻少妇的无奈
<th id="1xlr5"><noframes id="1xlr5">
<span id="1xlr5"><video id="1xlr5"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1xlr5"><noframes id="1xlr5"><th id="1xlr5"></th>
<span id="1xlr5"></span>
<progress id="1xlr5"><noframes id="1xlr5"><span id="1xlr5"></span>
<th id="1xlr5"></th>
<th id="1xlr5"></th>
<th id="1xlr5"></th>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